龙洋的胸越来越大了

龙洋的胸越来越大了

今日本欲即用重剂清解,恐生疑畏,且与一柴胡饮试之,但病重药轻,不能见效,明早再为进步。此方用芩、栀以清火,又得元参以退其浮游之火,更妙在用荆芥、桔梗引火外出,而生地、当归滋其腑脏之燥,则雨润风吹,有不变火宅而清凉者乎。

而子又索母之乳,内外取资,胃无以应。或曰∶肺之子肾也,独不可治肾以消乎。

然不用参、术,未尝不可建功,终觉艰难不速。 肺为娇脏不耐热,热邪伤肺痰黄结,宣泄肺热方法可,麻杏石膏汤煎喝。

治之法泻其火邪,不必化毒而痛止足伸矣。夫补中益气汤,原无加大黄之法,此虽予之创见,然医贵变通,固不容胶柱鼓瑟也。

识此凡治重病,所市药剂,医须亲验许生咏堂母病请治,据云因食豚肝面饼后,偶触怫郁,致患腹痛,自用麦芽楂曲香砂二应。其不忍为此态者,又或达心而懦,讷于言语,拙于文词,为世所轻,而医理卒以不明于天下。

方仿逍遥、归脾出入,服至数十剂,病尚未减,众忧之。夫心火亢炎,因而作渴,饮水必入于心,心不受水,而传于脾,为呕吐泻痢矣;传于肺,为咳嗽矣;传于肾,为小便闭而囊湿浮肿矣;传于肝,为胁痛筋软膨胀矣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