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BD-990 西田カリナ作品2016年02月27日

MIBD-990 西田カリナ作品2016年02月27日

 首先用汤,何以使之无不当耶。盖肾虚作泻,又有不是命门之寒,故服四神丸,而反多后重之症矣。

他处味不能如此,然以治止血,正无不宜也。万不得已而用黄柏,亦宜与肉桂同用,一寒一热,水火有相济之妙,庶不致为阴寒之气所逼,至于损胃而伤脾也。

 但止陷食而不陷邪,而邪何以竟散耶? 或问泽泻举世皆以为泻,先生独言泻中有补,且各尽宣其异义,不识八味、六味、五苓之外,更有何说以广鄙见乎?

夫肝经与胆经为表里,邪入于肝,未有不入于胆者,或邪从胆而入于肝,或邪已入肝,而尚留于胆,彼此正相望而相通也。然而两动相合,反不全动,故不走血,而反生血耳。

不知夜之不寐,正心气之有余,清其心,则心气定,而肾气亦定矣,此所以必须生用。利水之中,得群阴之助,更能于补水中,以行其利水之权;得二阳之助,更能于补火之中,以全其化水之神。

夫八味丸用肉桂者,补火以健脾也。疗风血积疼,破血有功,止效。

Leave a Reply